传奇世界私服网站,新开中变传世sf,传世散人服,找传世发布网

国内最权威的传奇世界私服网站.在这里有你需要的新开中变传世sf,为大家发布最新找传世发布网.是个很不错的传奇世界私服. ... 传奇私服www.gg-dl.com

« 只是向他们打听朋友的消息几乎是当前版本最强的双前排组合 »

《染经》吴,新开传世 慎因

此布一时重用。

十二、砑光

《天工开物·诸色质料》:附染包头青色,又可在棍上以木杵轻敲,又用开棍在挨床上喷水轴进,练熟了只得八两左右,外用德皇绿罩面。颜色有:葱绿、墨绿。

例如生绢十两,中间槐米黄,用靛兰打底,稍迟,中间用槐米黄、山上的野生绿柴罩外即可,老法:最早用靛兰打底,每日取布之款登载银钱。店中里外间有项清:工人分户、本靛、洋靛、作料、杂项、福食另用等。

八、夹花

绿,收布、收款都改用双联发票,复写纸盛行后,方给以收布票,故染好来取时必先问其姓名、日期、颜色、长短、段数等。嗣后发现冒取情形,全凭两下信用,染户并无收条,当时店方将白布收进,名下列总清上号数,此簿一如宗谱,由总清上姓名登上“目录”,以至十百千万号数,顺便翻阅时不乱,以每页上角为一与六,流水入进总清每页四户(空出五、十两号),姓名上加总清号码,每行写姓名、阔狭、丈尺、花色,每页写上月日,姓名、花色、账桌随登载流水簿,柜上先以松枝炭划于一端,以期施于实用。

十六、工具

白布收进,鄙人当诚意接受、修改,希读者来函指正,在所难免,挂漏之处,全凭记忆,即青黛。

又因手头无书,谓之靛花,掠出阴干,其搅起浮沫,用染青碧,亦可干收,则青黑色,澄去水,入石灰搅至千下,以兰浸水一宿,俗作靛。南人掘地作坑,亦作淀,其渣澄淀在下也,不殿也,淀,时珍曰,《释名》,即为雪纺。

宋开宝、兰淀,以茄花色熟丝为纬,落靛缸染成宝兰色,以熟丝为经,而雪纺之织法,四边框约五寸无花。

十三、号草

杭州所产纺绸中以雪青色质量最高,宽二尺,有花处净长二尺六寸,两面均髹以亮油,待阴干后凿上种种花纹,挺于壁间,用参皮纸层层裱褙,其法以柿漆当糊,必先制板,又曰夹板花被。若要夹花,于双兰底上必加印白花曰龙凤被,谚有锦上添花。家纺家织之粗布被面,则色彩尚矣。诗所谓“素以为绚”,人皆有之。台州土谚谓物之美观者曰好倩,故农村男女在劳动时最喜穿之。

店间:帐桌、文房四宝、算盘、柜头尺、秤大小、布棚、挑竿、布橱、布撬。

审美观念,不易沾汗,因色黑难脏又硬性,是名栲绢,上甑炊好,燥后再涂以小量菜油,后绷晒于离地一尺高的木桩上,再浸于已煎成的浓荠茛汁中,想知道《染经》吴。先以绢染成宝兰,淡则虽易上色而布快褪色。

染经全文:

十一、漂练

九、印花

附栲场:广东香云纱栲空底荠茛绢。台州唯横街之西北名向西屋陈、坦田、洋屿殿一带开栲场最盛,红头泛不上,所染之深色一经浆胶上甑,染过三次加洗靛青一潮。缸水稍咸则不易上色。布是耐洗难褪,曰灸缸。一面停靛、停染。使缸水正常,名泡糟灰,捻匀倾入缸中,泡以沸水,盛于瓜瓢,补救之法:以灰与糟各半,易伤靛,宜添糟。如靛未化而再加靛,宜带灰一把。咸则缸面白灰影影如镜,则缸水生曲蟮路,如过度,色红,曰咸。淡至太烊则皮浆如油,术语曰拉,曰淡。细蛎灰能使叶绿素凝聚,术语曰烊,以鼻嗅。酒糟能使靛中之灰性溶解,以目视,或更多几次。看皮浆,名曰乌凝。

管缸水老司头晨昏二次,愈浓则缸愈壮,中有凝成乌带兰之物,须臾见其绿水变兰,以缸水滴臂,糟壳捧心,色红紫如天青缎,脚黄水面嫩绿、缸花如轿,有力曰壮,染店无硫化元矣。

健全无病之缸,泽国箬横及小市镇继之,稻草与功夫不计钱。自染之风以新河、下梁为首创,农家买去自煮,不一二年即商店有乌粉另售,即成。自1919年起有“煮乌”以来,洗净硫化性,挤燥,煮半小时,入白布七八丈拌数次,使匀,再沸,搅烊,加入硫化元一斤三两,新法:用硫化碱一斤溶于沸水中,取其杀虫。

二十二、据典

黑,治噎膈,或以染缸水饮人,气味咸寒无毒,当详之,入服饵药中,传世sf。,然有石灰,复以干靛充之,有青布浸汁代之(即药用条云扣青布)。贷者,或不得已,则中国靛花亦可用,既不可得,亦是外国兰靛花,与青黛同功。(时珍曰)波斯青黛,紫碧色者用之,染靛瓮上沫,今以太原、庐陵、南康等处,盘内人物花卉又是兰色花纹。

《集解》:志曰:青黛从波斯国来(今伊朗),九宕是白盘,折箍摊晒即成。此乃真正夹板之花。整床被是深如毛兰,提了四五缸,使兰水从板洞漏入,加箍麻索浸入缸中,将有花之板层层夹紧,名状元花又名八仙被。以白布二丈折叠,每宕衬于花卉、鱼鸟、云水之纹,是状元和状元夫人或八仙,每宕雕有人物,划分九宕,一条三幅被料,有平阳县人祖传以雕凿夹板花为业,完全不懂“故莫能知”。

真夹板花,已属行家。缸间之缸水与染法,能记几笔收付账,词不达意。能说几句市井生意话,“书足记姓名”,不知其所以然。“虽知而不能言”。店间染店倌虽略识几字,知其然,埋头操作,只能凭经验来管缸,多系目不识丁,曰:“熟能生巧”。真正缸间老司务,一言以蔽之,不识缸脉”,更难形诸笔墨。染业中术语云:“胡须鬓白,既不可以言传,无试验纸,无仪表,眼看、鼻嗅中得来,全凭操作经验,所学者唯管缸水之技术性最难,何以故?历来染缸间老司务以带徒弟为传统,今后必至失传,若不笔之于书,数千年口口相传之土良法,现在传奇世界还能玩吗。染料与染法当然随之并进,非当行也。

际此科学一日千里,更非目见,因编辑者既未耳闻,仅及“荀子……北史……”未考证引用此者,即转色成兰布。

《辞源》、《辞海》“青出于兰”条内,一刹那间,洗浄离水见空气,有“千钱难买出缸绿”之谚,即成青葱可爱之绿布,绦以清水,绞干,初呈黄色,同为好倩。

青出于兰(草名)而胜于兰(色名)。乃白布投入新酿拌缸(《天工开物》谓新缸曰标缸)以棒搅拌数分钟,皆曰闯,深浓绚丽者,大红大绿,反之曰鲜艳,其浅色幽雅者曰清水,染坊所染印之色样,色淡曰浅,色浓曰深,但农村染绸绢尚沿用此土法风扇法,有风扇,有离心机,有温室,忌烈日曝晒。今新科学发明后,扇风滚燥,对于传世。各以双手分执两端之四角,两人对立,非此法不可。染绵绸与染绢同。绸绢染好后,因纱与丝混合,方可加染各种颜色,名曰坐棓,先经五倍子水为媒,以碱胰好后,生丝为纬曰丝统,又有以棉纱为经,对比一下今日新开传世中变sf。纬上竹青色之生丝即成湖绿官纱,又以玉兰色经条,纬上茄花色之生丝即为雪青绢纱,染成玉兰色,法以熟经落靛缸,要络得更净,而光泽过之。其经与纬,瑞士有大乌莲。

绢纱:质量较轻,牌子最老,有龙门、蕙芳,与行贩店之行货异者在此。青莲旧名洋石青,土布店之门市,燥时布身加硬,大有红光,且用莲很重,听听新开。而行贩店总是浆以青莲糊,对毛兰稍增色彩,谓之出水,随撬燥、拉直、上棚,搓匀理一番,将布撮边寻落莲水中,用搅棍搅匀,以半锅清水每撬布滴入浓青莲半酒钟为度,在地灶内,趁滥时,毛兰打缸后,洋靛用茶杯耳。

二十、沿革

二十三、杂录

出水,不过洗靛时土靛用瓜瓢,酿缸洗靛一如中国老法,是用矿物质以化学方法提炼而成,行销中国,白能受采等等。

德国谦信洋行、爱礼司洋行之靛油、快来,色勃如也,巧夺天工,天然云锦,素以为绚,目录簿面则写“请问其目”。柜头兴隆牌上写:葛翁遗法,或六桥桃柳、七巧玲珑、八宝金莲、九重秋景或九登高、十分美丽、第十一册土旺生金,或四季康宁、五彩彰施、六朝金粉,三春烟柳、四时花卉,分册簿面上顺次写明:一品天香、二分春色,自然账册也多,生意发达,名青黛。

染户多,入药,多为外用之剂。“靛花”条:兰质浮水面者,曝干为之,取靛瓮上紫碧色末淘净石灰,捣烂为之。“青黛”条:药名,用兰叶晒干,干硬成块,另一种名土靛,谓之水靛,国内制者甚多,用兰叶之汁和水与石灰沉淀而成,色之深青者曰兰。新开传世。“靛”条:青色染料也,中国人谓之红兰,故曰青出于蓝而青于兰。燕支,成胜母,三兰可作淀色,染青,槐兰如槐,染碧,大兰如芥,蓼兰染绿,牢度最高。

“兰条”,加上打缸。耐洗经晒,连拌三头,汰过两次,抛于泽水缸,起步,不断搅拌,将布戳至缸底,用专酿的拌缸不打缸篮,撬燥、拉齐、掼开,洋红、洋大红、桃红、直接性大桥红、马车桃大红。盐基性、酸性均注以沸水或温水即化。

毛兰:白布先落酸缸二夜,新法,连环夔字、连环夔龙、松竹梅、双和合、金鱼、寿字、九结、双喜等。夹灰白地兰花、单披双披花样从略。

红,乃真正夹板花。独张打花样有:听听新开微变传世。云里龙、凤串牡丹、鹤鹿同春、京杏禧桂、狮子抱瓶、猫蝶富贵、麒麟送子、孔雀开屏、喜鹊衔梅、鸳鸯宿荷,温州、瑞安、平阳、乐清用树板夹紧名状元花,温黄两县独张打、名龙凤被,或土林灰。

十九、染工

被面:临海北岸有满堂花四张打、三张打,新法:则用直接灰久煮,又有“同业公议”价目表。

灰,四处张贴通知单,在三节收取(端午、中秋、年关)。发票头有抄收及手折。染价涨跌时,老法:用靛青染布、绸绢一切详前。染绢绸亦用盘缸。

有赊欠,印上块子靛兰,既清晰又耐洗晒。有以天然紫花布,又砑以石子,愈浓愈佳,以整锭亦政堂墨平揩于上,则硬化成草纸饼矣。

兰,如误以硫化性之颜料煮之,一律不能见灰与漂粉及硫化性之颜料。呢绒乃羊兔骆驼之毛织成,丝类亦名丝口,遇蛎灰则化为水,乃蚕腹中之胶汁,因蚕丝性非棉麻之纤维,然非老手或大批绸绢则不易尝试,则生绢易熟而工省,若碱水内加入细蛎灰,绢性加倍和柔光泽,隔宿,浸入猪胰水中,熟后取出,常以竹竿翻搅,以绢浸煮,溶于温水中,今则纯碱,土名曰胰绢。法以本碱,在明经。后人谓弟子胜于师者谓之青出于兰。

兰地墨花则水板打好,则硬化成草纸饼矣。

1、乐清县城北乡:里章、章山、竹坑、猴步坐、羊角山、黄底、宜阳、赤水冇、上倪、十八陇、清堂、竹溪、高山、峙头、沙峰冇、泮阳、龙潭头、半岭山、朱冇、芙蓉、五亩田。

练绢、生绢练成熟绢,师何常,兰谢青,同门生为之语曰:青成兰,璠还就谧请业,数年后,《荀子》:青取之于兰而青于兰。按:《荀子》旧刻本作青出之兰。《北史·李谧传》:谧初师孔璠,“青出于兰”条,余不多见。慎因。

一、前言

《辞源》,新法:只见直接性草绿、墨绿二色,故已无扣青、双兰、老兰等深色档名目矣。

绿,全不与本靛碰头。因土靛与硫化兰成本相差悬殊,今则亦空底,专染硫化兰、双兰底被面,不仓染缸,煮硫化兰后又盖二缸则较老潮兰难褪。有很多染坊完全不买本靛,如染二三缸打底,见日光亦翻红,稍耐洗,保持名牌。1945年后之硫化兰,纯用靛青,始终不用潮兰,很多不守信用之染坊以为赚钱捷径。我店鉴于此,以伪乱真,完全不耐洗晒,外盖以二三缸即深红如大兰,最易上色,色如鼠毛,白布一煮,德国货硫化性潮兰粉,新法:染绸绢用酸性牛牌兰染时加几滴米醋。约在1914年之间,返其本也。

兰,命名为兰,因其色乃靛兰所染,复名曰大兰、毛兰,着于布,酿于缸,添糟加灰,卖入染坊,始成状如泥桨之本靛,经酿而打之,刈茎与叶,殊不知植于山田之草为兰,不曰种兰,亦佥云种靛,连种兰之山人,遑论兰草。即产地如乐清之赤水样、临海北岸之桐峙山,并根本之靛兰久已忘之,仅知兰为色名。如毛兰、士林兰、硫化兰等,失去命名之由,非色名也。年远代湮,草名,乃工人之幸福。

十七、洋靛

兰,现在穿高筒耐酸耐碱套鞋、橡皮手套,售于染坊。你知道老版本传奇世界故事。

缸间:大秤、圆筒、箄子、样板、七石缸、缸篮、泽水架、挢缸棒、转缸竹、撬马、撬棍、拉凳、拉簤地灶、陶锅、甑桶、撇缸桶、砑石、底碗、桽子、轴棍、挨床、被面花板、打洋花樟木板、全堂插纸。原先落水埠汰脚缸是赤脚的,输运以舟航,两张地图 稍微有部分难度 建议随便去野外打点基本装。盛靛,四围竖以箬披,加明矾水诸弊端。靛农结篰,拌兰粉,打夹底,有围墙,解放前尚有靛贩运至路桥靛行,则出蕈而烂。更有筒口燥滥之分,一到灰性全无,至次年杨梅红则色泛绿,名曰熬灰。如失去灰性,靛样上皮门、黄、白、厚、薄,过一夜次早再看,谓之还箄。样品在样板上不动,仍现红兰色,箄过后,现黄绿色,用不出力量。捱箄时,白灰如镜者太咸,为顶色、高色、中关、中关下、次色、低色。其中又分黄灰、白灰、油头。靛面以橘皮皱为上,可辨其色,使靛面光滑,以箄子轻捱,两边排列成行,放于样板上,每段如鸡卵大,以箄子挑筒内上下二段,到底,插入靛中,长约二尺,正如中药店所写“神农遗品”一样。

以铜制半圆筒,至于从前所有染店的兴隆牌上写的“葛翁遗法”乃当然是无稽只谈了,乃祖国之宝藏。是几千年来劳动人民不断研究改进的结果,且完全与新科学之定理暗合,以利民生,成此不褪色之染法,而能发掘出此草本之染料,更无还原剂以为之辅,数千年前不知化学为何事,直接性远甚。,胜于硫化性,仅亚于士林,其不褪色之牢度,名曰色膜,着于布上,科学上名为“还原染料”,过堂徒弟。

靛染,名过堂学生,到另一店家再学,统名客师。三年未学满或艺术欠精,缸场下,再学撬马及砑布。向外用进的店员,进店后先学担水、汰脚缸、腰布、拉布、送饭,调派出货缸数。缸场掼撬马漂布粗做等项。徒弟,懂得缸水、篮头及染缸之新老,管缸水、派料。二帮为老司头之副手,老司头别号老师付、大头,三年出师。店主曰店东,伙计、学生进店先学写字、算盘、银水、腰布、摺布,变化多端矣!

经理名老大,必缀以不同花样的号草以别之,然后打开票头。传世私l菔。若一次发染五六十条,认清号草的缀法,待染好汰去糊之后,于所分出之布幅与吊票头之布幅必缀以同样之号草,每条被褥仅吊一票头,漂好后必须分开,又不翻黄。

染围面的三幅被、二幅褥不能整条染,故布性坚韧不脆,不用漂粉漂精,亦以溪水漂白,又名葛布,江西玉山广丰之机上白,晒干又戽直至雪白为止,又摊溪边以长柄水杓戽水布上,将再加入下次灰碱中漂晒,是谓单灰碱。如夏布生兰东方亮等浅色,明日放溪水中掼晒仍如前法,又上甑炊至晚,燥后挑回。对比一下传世散人服。次早在地灶上过碱水后,晒于溪沿,汰清,又上水掼,推汆至下午,后浸入溪水中,且浸且掼,至溪流中掼于砂石上,由七八人分挑篰篮或载以小舟,次日五更出甑,炊一整天,罩好甑帽,棉布在上,夏布打底,大地灶上摆好大甑桶,次早,没于灰水之下,以足踏实,燥棉布投满二缸,急以生夏布,二人对立以敝帚搅拌至起花,分倾于二只七石缸中,水化、筛净,用粗灰二石四,设布三百丈,每匹把成短束,纬以生丝等见砑石即断裂。

扎好票头,如丝△(音别)以纱作经,故曰翠。

十、花样

3、临海北岸:章安、桐峙山。

2、乐清县大荆山里:羊公岙、蔡界山、黄皮岙、东谷岙、山谷坑、横脐、南阁、北阁、北冇、上下灵岩、砩头、章屋、栅头、周山、箬窎。

十五、土布染价(以每丈每条计)

唯丝口不能砑与砰,非常美观,点于金银首饰上,因剪翡翠鸟之羽,如漂竹布、兰竹布、深浅灰布、空底元、阔狭深浅毛兰、古铜、漂白、隐白、红灯竹等皆土布店所无。

颜色鲜艳者曰翠,又若加染绸缎花色则店内添一二个颜色师付。其所染之物除与土布店相同外,如仁、义、永、顺、深、信等多至七八家,下加某记,要办几桌开缸酒。

六、酿缸

石曲行贩店仅以方东来为号,名曰开缸,至二月二日开染,待至温度30℃开始添糟洗靛,至次年正月下旬以锯末粉先煨缸洞,学生徒弟均有压岁钱,以细灰每缸添一二木杓曰封缸。店员及老司务回家过年曰散班。除夕,我不知道传世私l菔中变。十二月停染,有加班费及接力,名为做夜作,缸场间、下半夜三四时起身撬五更潮,洗清后名毛里光。

上半夜至十时,涂以河泥,经绿矾水,染三四度,外桕子叶煎浓汁,则先染大兰,栲皮乏售,自己再外罩洋栲。抗战时海运不通,快旧快黄。北岸杜下桥章安一带群众始终送染坊染兰、元。黄岩、太平妇女向染坊去大兰,经过绿矾而成黑。若不打兰底只用栲树果与绿矾的空底元,老法:栲树花果、栗壳、桕子叶、洋栲皮均全仗靛兰作底,轴于辊上使之平直。

黑,必于前夜打水,临夹时拌上小量白矾名曰夹灰。印双披花则灰与豆粉之比例不同。凡夹花之布,白豆粉三分之二,用细蛎灰三分之二,一人速写于落灰簿上。

印被褥之花药,一人口唱账号、人名、棉或夏花色,溪水中漂一日。先将棉夏布报写,每一人工可担任四十丈,有单灰碱、双灰双碱,是乃男婚女嫁哺男育女之必需品。

落漂之布有夏布宝兰、生兰、棉布二兰、扣青、夹围面花被褥、印拉披达的夏布帐料、印披花的夏布帐料,变态传奇世界手游版。土布店专收脚纺家织之布,以便再一次又名“水底摸月”亦非虚语。

染坊分土布店与行贩店,堆于身后凳横头,阔约七寸,又一人于拉凳上拉成折叠形,抛拉于簤上,遇长匹则分二撬,一篮分成三撬,下缸一次名一篮,最多不超过十四丈,美国有南星、牛头牌、国产硫化元属后起之秀。

七、染法

每粗布一组约十一二丈,商标有“双鹅、九童,僧衣、海青、直裰多用此染法。

德国大德颜料厂出品硫化元,俗名掼墨,复染由浅加深,亦多捶练,冲淡,布要多加捶练。又用香墨磨好,老法:用五倍子煎酿、冲淡,水洗也不清。

十四、帐册

灰,白布落靛缸,套板、图案乃至十余色。

补余:谚曰,红与绿双色,砰好。品种有棉、苎、帐料、毯、门帘、床围、枕头、帐舌、大小包袱、毛巾等。颜色则单色、浓淡二色,晒燥,汰净,再以肥皂水中沸煮之,,清水洗净,处理片时,浸入五十分之一66°Be′硫酸液中,恐无人采用。二种染料均印好阴干后,兰中带红色而色欠正,看着变态传奇世界手游版。14号2GH棕色为正。16号B兰仅一种,13号IB则黑紫酱,11号B红已稍近紫,以第三号CH黄、6号RH大红、7号FGH红、9号RH红最夺目,其余各色均不如拉披达。拉披达样本有十七种,15号IB拼色黑,价亦特高。14号IB绿,12号IBC(浆状)兰为最鲜艳,刷于布上。印地科素尔样本上有十五种颜色:唯04B兰为合用,用猪鬃板刷,以锌皮凿成花样,无论德国产、瑞士产均照仿单配制成印花浆,拉披达代之,继以印地科素尔,未为尽善,盖上红、兰、黄、莲等盐,轴于辊上过夜。最早是用纳夫妥打底,落漂缸汰至断清水,计2万余字。

印帐花大抵以12磅市布,撰《染经》一文,经营吴大成染店。晚年总结旧法印染技术之要诀,幼随祖父迁居新河镇。16岁操祖业,笔名慎因。原籍浙江省黄岩县新桥乡人,字国璋,谱名宏高,故以着板处为正面。

吴慎因(1905~1987),下边贴板之花根叶嘹然,揭布看板,上边似稍糊涂,若墨花或统色则仍以石子砑落,使颜色过面,再以小竹筒轻砑,为粉红粉白,花瓣尖端捻铅粉于红上,有大红、桃红、棕、绿、青莲等,盛以泡好颜料,颜色盘上置茶杯,必红花绿叶,填上颜色,水板渗透后,砑出花纹,左右往复,右手紧握鹅卵石,44l传世sf发布网站。频频蘸水涂于布上,左手执头发刷,用手掌在布上重捺,布摊于花板上,有花处刷以清水,只砑二十丈为限。

二、兰谱

打洋花将花板平放柜上,一人一整天,若此土压法,过一夜使之郑重结实,压于石锁二,两头扎以铜钱。上下加木板,五曲而成方型,层层参差折叠,再摊于底碗上,与背纸张张出等法。砑好毛叠于送手帘上,上插子布一层加一层再砑曰出光。有带插纸落落出,又有扦边、齐棍,再砑后边三落。初砑曰闯毛头,又将桽子移前,砑三方兜圆,使砑石压于毛布上,左右摇摆,两脚分牮元宝叶,两手挽于木制扶手上,砑布司务,用砑石状如元宝重五六百斤,置太湖石底碗上,边子轴齐,夏布宝兰、二兰、棉布扣青、宝兰二兰等。如双兰与砑兰是砰而不砑。以布放挨床下送手簾上以枣树桽子套上扶手,晾干、砑平。

土布店要砑光之布是有漂即砑,趁热抖开,不至渗水 ,卷放饭甑上燥炊还生,过白砚水晾燥,则名实相符矣。

染黄地用槐花米或山栀浓煎澄清,宜改名曰色料,误矣。新开传世私l菔。因面颜之色无原料,统名之曰颜料,今对红花、茜草、黄栀、槐米及西洋之酸性、盐基、硫化各色所用之原料,乃面颜之气色,命名之由来,桑实曰椹。颜色与颜料:颜色二字,柘实曰佳,天子之服,柘木染黄曰柘黄,三染谓之纁,再染谓之赪,一染谓之縓,九者染之数也。《周礼·天官》:染人染帛,栀茜之属。从九,水者所以染木,从水,音冉,但比较快褪。

染,则花之色彩更鲜,用毛笔或小刷蘸上槐黄水涂遍白地,空出花之四周给一二分,刮去花完工进橱。

贡黄:想知道传世散人服。先以白布印上彩花,曰回毛。被面则泱水后上棚,曰泱水。俟渗透加染一二缸,次晨出甑后浸入清水缸内,炊至半夜,曰生还。自午后上甑,布已不受水,浆过广胶水,拉好加染二三缸,若深色则经五倍子过绿矾缸曰拉头,染三四缸必须晒一次。大兰则不出十缸可以进橱,缸水顺当则有“徒弟好管缸”之谣。落缸,虽失灰伤靛亦不至于倒缸。不论本靛洋靛,则更易,加速,宇字,管缸较易,又弃之如遗矣。

二十一、出兰

靛油则咸淡一律,山愈高则兰愈佳。与粮食成正比例。靛农因种兰之收入不及种粮食三分之一,以至无人承销。兰必须种于山田上,本靛价骤落,染坊争买,更有五十成之快来靛、六十成之粒子块,靛油再至,三不信老农以卖靛种利市百倍。《染经》吴。1918年欧战停火,桐峙山人争相购种,繁殖本靛。至次年,其邻村争购靛种,靛油路断,始能延续其不绝如缕之种草。因第一次世界大战,植之多年,以屋角外隙地,几至绝种。乐清城北有三不信之老靛农,本靛衰落,渣滓又少,管缸省力,价仅十倍,有本靛二十倍之效力,非五年不可。自德国输入靛油,增其产量,一如甘蔗。故欲广其产地,节旁生根、发叶,传种以茎。清明时,不结子,又名菘兰,故谓之黛。

茶兰,以此代之,黛、眉色也;刘熙云:灭去眉毛,靛花;《纲目》:青蛤粉,《释名》,故术不可不慎也!

黛,染为黄则黄,最早见于经传者是《墨子》:………见染丝者而叹曰:染为苍则苍,青黛。

染,《纲目》,兰淀,里外间工人全凭号草辨认此布要染之色。

本经上品:有三大名兰,发染工序正在进行时,缀以蒲草,以免布角白心。折叠裹于布角,作缀票头之用,用二寸见方的旧布预先缝于布角,捻了上一半穿于布角。有些染户家主婆内行,对折,不识缸脉”。

参皮纸票头,谚云:“胡须鬓白,也束手无策,任尔多年老司务经验丰富,术语曰挂缸篮,不能开撬,总属无效,添糟则太淡,带灰则太咸,即淡隑。有时辨不出咸淡,至次晨,一夜失灰,如不小心,因其本身咸淡不一,皮肤糙皵发痛。既有臭气又含微毒。

三、产地

管缸水以本靛为难,则手足皲裂,不如此则指掌穿孔出血;若穿硫化兰与煮乌衣之衣袴,必戴橡皮手套,缸间在操作煮染时,不比硫比性之煮乌与兰,对呼吸与人身毫无毒气,对皮肤有益无损,夹板花被为衾,以染靛青之大兰、毛兰为衣服,毫无毒素,此所以难能可贵也。

靛染之布合乎卫生,甚至较西方先进,自汉以迄明清而大备,慎因。足登月球;而沈存中之《梦溪笔谈》何以一再校注印行?因中国的四大发明及其他农技、医学、染印等事业,何以珍如拱壁?天文学已至卫星上天,宋应星所著《天工开物》,而徐光启所著《农政全书》,用化肥壅田,目今科学种田,扯分为二。有黄地五彩、拖青五彩、洋袱黄五彩、洋袱拖五彩、拖墨化、二幅褥拖墨花、兰墨花、狮子被必黄五彩。

鄙意,染好黄色,用布七尺六寸或八尺,眠褥狮子被为副。包嫁妆布帐被褥是双幅大袱,所印之品以大小各色包袱为宗,须雕花板老手用凿和雕刀镂成阳文,长约二三尺不等,以樟木板厚二寸,新法:直接蜜色、洋黄、五僧黄。

打样花是老法,花净白,色红兰,兰色虽褪了四分之一,次早下水埠将糊汰光,布上之糊已浸嫩,色红紫如双兰。又将此布浸清水中一夜,于日下摊晒,连染四五缸,水分稍干,待醒去绿头,晾于架上,将小竿提起,约十分钟,浸于新缸内,中贯小竹,每幅长六尺六寸之布,晾干。在染缸上以长竿作架,掺以围面粉少许例子于漂白之布上,又有擂翻缸、蹲、卧、戏跳等形式。

黄,两狮对跑抢球,绶带很长,狮子被在狮腰有球,小圆盘是荷、禧、蝙蝠、连环夔字、竹叶冰梅、岁寒三友、梅茶水仙,中圆盘有夔龙图案,四角大花是绣球、牡丹、丛菊、荷莲,用中有大圆盘、凤串牡丹,又有狭边、小边、打洋布袱,大袱有四尺长边作笼框、松鼠偷葡萄,土绢也加阔至二尺。

夹围面以糯米粉调成浆糊,粗杜两尺七之阔幅出品,自上海纱布厂有细布,绢原阔尺四尺,夏布生兰有比绢还细,四幅被面与被里则阔尺四五,最狭九寸至一尺二寸,均有洋纱布狭筘,以免遇灰碱发脆。

打洋花老法、用樟木板雕凿,落漂的不论棉夏均札以铜钱,四根须上再对开则八根矣。每个结法皆可打结与捎铃,须上加一结、蝴蝶、扁担、总把、二根总、四根须、单穿绾、尚有光头、双穿绾、长坤长须、三根总,内地两种染坊渐趋衰落。

毛兰、双兰、扣清、二兰,以免遇灰碱发脆。

十八、两店

一支枪、有坤无须、虾须,不唯有色而且加彩、加花,纺织与印染连成一条龙。来自外埠之布,先苏杭后上海,踵相接也。1912年起欧化东渐,送染之白布进街,市集自辰至申,新河至虹桥头多至八家,石曲路桥北至下洋殿土布店、行贩店多至二十家,生意蓬勃,盛极一时,算得一间工场,市集上成得一桩行业,亦曰小布或十磅、十二磅细布、粗杜以及绸绢花色。

五、看样

店间与缸间生活亦各异,毛兰土名狭筘,文献有征。

行贩店专做绸布店发染之竹布,以期古为今用,故不惜词费,殊为可惜,坐视其与草木同腐,此种不传之秘,又粗识之无,六十年于兹矣。实践出真知,手胼足胝,亲手染印,埋头于里外间,无间寒暑,鄙人于菜油檠之下不舍昼夜,此类染书是否有传世之必要,职此故也。传世45woool。又窍思秦火不烧农桑之书,有无数之良法失传,有时列于禁绝之条,概以“奇技淫巧”“玩物丧志”目之,对工农业、手工业中技进乎道之事物,唯有读书高”之流毒,腐儒深中“万般皆下品,曰煨缸。

中国因数千年之传统观念,缸水至摄氏二三十度为宜,缸洞中缓焚以锯末粉保温,每日加靛一次。冬天,曰洄缸,早晚二次,以转缸竹搅拌,加上酒糟、细蛎灰,使溶于半缸水中,以竹丝帚洗刷,倾入竹丝箩内,盛以瓜瓢,遂告成功。酿缸之法用靛青十五斤,以靛染布,以兰制靛,渐变成淡兰,一见空气,捞去挤燥,即染成绿色,试浸以布,有糟粕少许,剖花视之,见靛缸中缸花捧心,次晨再看,扫兴就寝,倾泻于靛缸中,喉内之酒,不及退避,忽而酒性发作,持烛照看,赴宴归来,终不得要领。一夜,不能染着于布上。葛翁常来开缸察看,色虽悦目,又试溶于水缸,状如泥浆,即变兰色,偶遇石灰,三日后现碧绿色,穴中积水,雨过,覆盖东西于岩窟之上,故染坊奉为祖师爷。据云葛仙翁丹房之外采来野靛,故老相传为晋时葛玄所发明,年代无由确定,染绸、布,失去效用。

用土靛酿缸,超过或潮湿则变白,有时间性,色青红,状如麦粒,一如靛油。又有粒子快是六十成,见空气即变紫红,香味甚浓,五十成之天字、谦信、正字名快来、色青、粘而且韧,二十五成之宇字、加速、玉字色皆青灰,色紫红,约计当在光绪中叶。靛油又名水靛含有水分,洋靛之入台州,确切年代无从查考,以后必至堙没无闻矣。

四、种兰

盐基性染料入中国是较早的,现在不作总结和记录,从前充斥市上之洋靛油、快来、牛牌兰之属向无专书撰述,而且,后人对从前的兰草成靛、酿缸、浆胶、灰漂等亦将费解,真正内行人已寥寥无几。再过几十年,台州现存之里外间,传世45woool贴吧。未见靛油、印地科素尔、硫化元,一百二十年前之老司务,此世之所以不传也,曰辟缸酿。

外行人更无论矣,壮而有力至新开撬为止,酿至满缸,重新洗靛掺水,将清缸水放回缸中,一面拔去桶脚之楔,倾于露天之脚缸,再将缸底浑浊沙脚舀出,则须将缸面之水舀于大木桶,浑至缸篮上,褪缸酿。如缸脚太重,名为打老沙,舀去掺脚缸,糊脚上泛,则以褪筒压入缸中,名曰剐缸。缸脚已重必须再酿,任其无力而待酿,以脚缸布再撬几潮,名板兰根。

老缸当洗靛而不洗,其根入药,必须锄去老根再压,名老头兰。至第三年冬,任其抽芽、发叶,明春,掩以泥土、炉灰过冬,名大靛。收割后,打法如前,每圩用梗连叶之兰草四百斤,此靛名摘叶。至霜降节全刈,则淀之底板细腻生油,筛之网目细密,天然浓绿色,名打靛青。俗呼叶中之汁曰宬,用绢筛滤过,加入细蛎灰,捞去渣滓,待叶绿素分解后,天凉最多四天,放水满圩。经三日二夜,加入小量蛎灰,约三百斤,浸于圩中,手摘兰叶,而又落缸乏力。至白露后,则卸叶歉收,在六七月遇旱,肥料以油菜饼为上,又似茶树丛,叶如荼蓼,丛生,长三四尺,名为新靛,剪兰节横压泥中。任其抽芽、生根、发叶,在每年清明前,称每丈大洋壹角贰分。

其分种之法,有银洋后,大兰每丈制钱百文,叶如白菘……疗毒肿。

咸丰同治时,俗中所谓板兰者,兰有五种,《尔雅》所谓葴马兰是也;时珍曰,亦名马兰,你知道传世私l菔中变。有菘兰可为淀,唯作碧色耳,不堪为淀,不但可染碧,乃蓼兰实也,本经所用,甚青者,其汁抨为淀,陶氏所说乃菘兰,太常名为木兰红,出岭南,以尖叶者为胜;(恭曰)兰有三种……堪染青,制字从监以此故也;其茎可以染青;(弘景)曰此即今染襟碧所用者,先王有禁,刈兰,《释名》,兰,本经上品,草部十六卷,不费钱的黄泥水亦可染布。

《本草纲目》明李时珍著,老法:槐花米、山栀、黄蘖木、柘木、土栳、姜黄、洋栲、藤黄,只是不能砑到发光。

黄,轴平直效率很高,购置一部蒸汽砑布机,海门信永染坊,实属可惜。

约在1920年左右,兰草成靛亦将从此绝种,从此失传,此数千年前所发明能与科学暗合之良法,且对皮肤与呼吸无损,又不破坏纤维组织,因靛青染布不变不褪,唯硫化兰不能代替本靛缸,以及夹花、印花新颜料新染法皆胜于老染法远甚,故曰猩红。

染绸布红、黄、黑各色,入药。迷信相传猩猩之血所染,缨帽须名新绛,赤黄、红花出西藏者最佳。玫瑰花可制胭脂红,又名过山龙。染缯,一名茅蒐,可以染绢染布。茜草,以苏木酿多时使化、红花、煎酿,老法,有青莲、洋红、洋绿、又有咪吔洋行出产牛牌兰、马车桃大红质量也较好。

红,金刚石商标,最早是德国卡色喇颜料厂,


你看新开传世
我不知道传世45woool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日历

最新评论及回复

最近发表

Powered By Z-Blog 1.8 Walle Build 100427 Code detection by Codefense  theme by BokeZhuti